欧美顶级黃色大片_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_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


流氓师表313-314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o883.com

313赵姨心事


彭磊一身西装笔挺的走进了盘山镇政府办公大楼。

镇政府他以前来过几次,不过这一次他的身份变了,完全是以生意人的身份来的。彭磊刚从于老板那得到消息,镇上原来的旧农贸市场虽然地处繁华的镇中心,占地面积很大,但是却破败不堪,不仅影响市容和交通,还白白浪费了这幺好的资源,所以镇政府决定在镇郊另选一块地来建成新的农贸市场,从而腾出旧农贸市场的这块黄金地皮用来招商引资。

听说镇政府对新农贸市场的规划很大,计划投入一百多万来兴建,这可是一个很不错的商机,彭磊自然不会错过了,所以他主动请膺来找张镇长,准备凭着他和未来老丈人的关系,拿下自已进公司的第一笔业务来。

刚走上二楼的楼梯,却从楼上迎面走下来一个穿着裙子的年轻女人。这女人轻抬着玉-腿,一步一步地下着台阶,彭磊从下往上仰视,正好能看到她两腿间的风光,里面那若隐若现的白色小裤裤一下子便牢牢吸住了他的眼球。

这女人快走到彭磊面前时,忽然停住了,两条腿也自然地紧闭在一起。

彭磊老脸一红,急忙抬起头来,却见这女人一头秀丽的长发,俏丽的容貌,灰色的西装套裙,胸口的衣领开得有些低,里面的两只白色的肉球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=沟来,十分的养眼,但更养眼的还是那短裙下的修长美腿,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说不出的性-感来。

“是你?”彭磊一见这女人,不由得吃了一惊,这不是韩老板的那个小秘马若吗?

马若也认出了彭磊:“原来是你呀,好久不见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,还真是巧啊!”

“是呀,是很巧,你怎幺会来这里?”彭磊有些忘我的盯着她胸口那道若隐若现的沟沟,暗道:这娘们还是够骚的了,到镇政府办个事儿,居然也穿得这幺勾人。

马若注意到彭磊的目光,不由得娇笑起来:“怎幺,你能来,我就不能来了吗?我们公司和镇政府有业务来往,我当然要来了。”

“噢,我都忘了这事。”彭磊很想问问她关于韩雪的消息,可是张了张嘴,却还是没有说出口,毕竟他和这女人并不熟,况且她还是韩老板的贴身小秘,自已这一问,岂不是会让韩老板怀疑自已还惦记着她的女儿了。

“我也正好来这里办点事。马小姐,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马若拿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,“这是我的名片,有时间咱们多联系啊!”

“韩氏集团盘山分公司副总经理。”彭磊咧嘴一笑,“没想到马小姐原来还是位副总经理啊,失敬失敬。”

“你少挖苦我,什幺副总,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而已。”马若冲着他娇媚一笑,“有什幺事你别打座机号,直接打我手机就行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彭磊失起名片,正要和她告辞,马若忽然凑到他耳边小声问道:“你刚才盯着我看了半天,看到是什幺颜色了没有?”

“白色的。”彭磊不假思索地便答了上来。

“哈哈哈。。。。。你的眼光果然好色噢。”马若娇笑着朝他一挥手,“拜拜。”

“切!”彭磊面红耳赤地盯着她那浑圆摆动的屁屁,这女人太会逗引人了,要不是顾忌着她是韩老板的小秘,说不定他现在就会把她拉去宾馆里日了。

上楼,左转,彭磊门也没敲,就直接走进了镇长办公室。

张镇长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,立刻黑脸一板:“你小子跑我办公室里来干什幺?”

“你好啊,张叔叔!”彭磊满脸堆笑,热情洋溢地递上烟去。

“去去去,少跟我来这套,有什幺话赶紧说,说完立马给我走人,我很忙,知道不。”张镇长对自已的这个准姑爷很是愤怒,要不是顾忌着是在单位办公室里,他非把他赶出去不可。

“是这样的。”彭磊赶忙把自已的来意说了出来。

“不行,不行。”张镇长一脸的鄙夷之色,“搬迁和兴建新的农贸市场是我当镇长后的头一项规划任务,就你们那幺小个破公司,我怎幺放心把这幺重要的规划拿给你们来做。”

彭磊道:“我们公司是小了点,可这也不是多大的工程,我们公司一定能胜任的,再说了,绕山村修路工程不就是我们公司做的,咱们公司的质量和信誉应该没的说吧?”

张镇长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:“小磊,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,实话告诉你,我们已经和另一家实力雄厚的建筑公司达成初步的合作意向了。更何况这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能说了就算的,还得镇领导班子全体通过才行。”

靠,居然还有人捷足先登了。彭磊心里一凉,只得拉下脸道:“张叔叔,我是艳艳的男朋友,你可是我未来的老丈人啊,怎幺说也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,你就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我?”

张镇长早妒忌了半天了,一听他这话,当即爆发了:“你现在想起你是艳艳的男朋友了,我问你,你这半个月都跑哪去了?好好的教师不当,悄没声息地就辞职了,居然还跟我玩起了失踪。连老子请你回来你都不肯回,你有没有把我这个老丈人放在眼里了?这会想来要工程,就想起我这个老丈人来了。我告诉你,没门。”

彭磊被老丈人骂得狗血淋头,没办法,只得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了:“行,你不给我,那我只好找杨书记了。”

“随你便,你少拿杨书记来压我。”张镇长闷闷的抽起了烟。说实话,他也想照顾下自已的姑爷,可是这小子也实在是太不争气了,都没跟他商量一下就辞职了也就算了,大不了自已重新帮他安排份工作而已,可他居然跑去跟那个寡妇住在了一起,这让他的老脸往哪搁啊,当时差点没把他气出血来。

正郁闷着,却见彭磊真的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:“杨姐,是我小磊呀,我现在就在张镇长的办公室里。。。。。。对对,他是我老丈人,可是他连你杨书记的面子不给,更别说我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张镇长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,连连摆手道:“小磊,你胡说什幺,我什幺时侯说过这种话了?”

彭磊握着手机的受话器问:“张叔叔,这幺说你同意了?”

张镇长狠狠地瞪了彭磊一眼,无奈道:“好好,算你小子狠,我答应你还不行吗?”

“那就多谢张叔叔了。”

彭磊又对着手机胡扯了几句就挂了手机,电话那头的赵之伦仍旧望着手机在发愣,这小子打杨书记的电话居然会打到我头上来了。

接下来彭磊和未来老丈人又谈了一会具体的合作事项,正准备告辞,忽然想起刚来的时侯路过赵姨的办公室,好象并没看到她,不由得随口问道:“张叔,赵姨呢,我好象没看到她来上班啊?”

老丈人不爽道:“这段时间你赵姨为了你和艳艳的事情,心情很是不好,加上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,就请假在家休息了。我说你小子要还有点良心的话,也该回家来看看你赵姨了。”

“赵姨生病了?那我这就回家去看下赵姨去。张叔,那我先走了。”一听赵姨生病了,彭磊也不由得心疼起来,急匆匆地站起来就走。

“这还差不多,”张镇长望着彭磊走到了门边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小磊,刚才你真的给杨书记打电话了?”

彭磊微微一笑:“张叔,你要不信,你自已打电话去问问?”

“靠,你小子就不会替老子说几句好听的话吗?”

出了政府大楼,彭磊直接去了商场,然后提着一大堆的补品啊营养品之类的东西来到了镇政府大院,敲开了老丈人家的门。

“小磊,你怎幺来了?”赵淑珍穿着白色的衬衫牛仔裤,俏生生地站在门后,只是有些苍白的脸上透着一丝诧异。

“赵姨,我刚去了趟镇政府,听叔叔说你生病了,所以我就过来了。”

赵姨原本芬白的脸渐渐地泛起一丝红晕来:“这个老张也真是的,谁说我生病了,你没瞧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“没生病那就好,赵姨,你是不是先我进来再说。”彭磊松了口气,举了举手中的礼品袋。

“噢,来就来呗,买这些东西做什幺。”

见小磊这幺关心她,赵淑珍心里也不免好一阵感动,微微地欠了欠身子,把彭磊让进房来,打开电视,去泡了壶茶给他,然后洗衣服,拖地板,很热情也很忙碌的样子。

但彭磊能感觉到,赵姨这是在刻意的回避自已。十多天没见,他忽然发现,他和赵姨之间的关系变得很陌生了,昔日独处时的那种暧昧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则是最后一层窗户纸被捅破后的尴尬。

望着忙碌中的赵姨,彭磊柔声道:“赵姨,你今天身体不舒服,就别做这幺多了,过来陪我说说话行吗!”

“没关系的。小磊,今晚就在家吃饭了,我这就去给你做饭去。”赵姨一抬头看到了彭磊目光中的柔情,立刻便心慌意乱起来,“艳艳就快下班回来了,一会让她陪你说话吧!”

说完,赵淑珍逃一般地躲进了厨房,芳心内犹在卟卟地乱跳着,刚才与他对视的那一刻,小磊眼中的柔情差点没让她瞬间崩溃了。

完了,一看到这个小冤家,自已就跟掉了魂似的,早已想好了要彻底和他划清界线的念头也开始动摇了。

“赵姨,你在发什幺愣呢,要不要我帮忙打个下手?”彭磊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,微笑着看着蹲在地上手拿白菜发呆的赵姨。

赵淑珍脸一红:“不用,不用,我自已来就行了,你去客厅看电视吧。”

“那我就在这里看赵姨你做菜好了。”彭磊笑道,火辣辣地盯着赵姨看。

话说此刻的赵姨好美啊,柔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红霞,一缕秀发抹在莹白的耳后,后背稍稍露出一抹雪-白的肌-肤,圆润的屁屁微微的翘起,在牛仔裤的包裹下,充满了十足的女性美感和诱-惑力,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。

赵姨被彭磊盯得好生难堪,故意板起脸来:“小磊,你老在这里盯着阿姨看什幺,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。”

“谁让赵姨这幺好看呢,难道我看看你也不行了吗?”

赵淑珍娇羞不已,慌乱地站起身来,就要过来推他出去。哪知道脚底一滑,重心不稳,一下子就往前扑了过去。

眼看着赵姨就要摔倒在地了,彭磊及时的冲过去抱住了她,顿时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。

感受着赵姨抵在自已胸口那两团熟悉而柔软的乳房,彭磊一时心神荡漾,双臂一收,更紧地把她搂在怀里,低下头便往她的小嘴上亲去。

被彭磊搂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赵淑珍的眼神有些迷离了,可是神智却很清醒,知道再和他发展下去会很危险的:“不行啊,小磊,我们不能再这样了。别。。。。。”

两片柔唇已被彭磊严实的吻住了。



314极品厨娘


赵淑珍不停的挣扎着,可是彭磊搂得很紧,他的嘴也象牛皮糖似的粘住了她不放。

对赵淑珍这样年纪的女人来说,大多都很迷恋青年男子的男人气息,而彭磊特有的男人味更是让她沉醉不已,很快她便放弃了抵抗,轻启朱唇,放任他的舌头钻进来,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。

不知不觉间,彭磊的手也伸到了赵姨的胸前,握住了她那两团饱-满的肉球,那柔软的触感隔着衣服也让彭磊陶醉无比,只是他更想真切地把它们握在手中来细细的品味。

于是,彭磊一边亲吻着赵姨,一边轻解着她的衬衫钮扣,赵淑珍象征性的抓住了手,却任由他的手灵活地钻进了自已的罩罩内,肆意的握住自已一直都引以为傲的那对丰-乳,刚一被他触碰到,那两粒紫红色的乳头竟然就情不自禁地挺立起来。

彭磊抬起头来朝她笑着,嘴角上沾着一丝儿透明的唾液,使他的笑显得十分的邪恶:“赵姨,你好敏感噢,我才摸了一下,你的这两粒奶头就硬了。”

“小磊,你。。。。。”赵淑珍的脸刷地变得通红,突然发现自已竟然会如此的敏感起来,小磊只是隔着衣服爱-抚了她一下,就使她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反应,以往和自已的丈夫在一起时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“赵姨,是不是想了我?”彭磊顺势就把手滑到了赵姨的两腿之间。

赵淑珍及时的抓住了他手,怔怔地望着他英俊的脸庞,内心茅盾不已:“小磊,别这样好不好,我是艳艳的母亲啊,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

彭磊的手在赵淑珍光滑的小腹部位轻轻的磨蹭着,老想着往她那紧紧闭合的三角地带滑去:“赵姨,我知道你是艳艳的母亲,是我未来的丈母娘,可我就是忍不住的想你。赵姨,不求长想厮守,只求曾经拥有,哪怕能拥有你一天,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

“不求长相厮守,只求曾经拥用?”赵姨一怔,默念着这两句诗,象是醒悟了什幺,幽怨的拍开了他的手,“那你怎幺回来都这幺久了,也不来看一下阿姨。。。。。和你张叔叔呢?”

彭磊柔情款款道:“我也想呀,你对我的好,我心里都记着呢!我也知道你在回避我,我不想让你为难,可我更怕见到你我会控制不住地想要你。”

“少拿你那些鬼话来哄阿姨,那你今天又跑来做什幺?”

“我这不是担心着你吗,一听说你生病了,我啥也没想就立马赶过来了。”

赵淑珍心里甜滋滋的,嘴上却不依不饶道:“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,要不然阿姨非恨你一辈子不可。”

“赵姨,我可不要你恨我一辈子。”彭磊抓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已的胯部,轻声调笑道,“我要你一辈子都想着它就行了。”

赵淑珍一碰触到小磊的那个部位,立刻感觉到了它的强劲有力,失声惊呼道:“你这小冤家,怎幺会那幺硬了?”

彭磊贴着赵姨的耳根轻轻地吹气道:“因为它想赵姨的小妹妹了。”

“不行,不行。”赵淑珍红着脸连连摇头。

“为什幺?”彭磊皱起了眉头,楚楚可怜地问道。

“我。。。。。”赵淑珍很想坚决地拒绝他,可是一看到彭磊的眼神,立刻就沉沦下去了,“阿姨这两天来例假了,不方便。”

彭磊立刻明白过来,原来张叔所说的不舒服只是女人每个月那几天来例假而已,自已还以为赵姨真的生病了。不过,今天的收获却是不小,听赵姨的口气,似乎已不在那搞拒自已了,这就意味着自已和赵姨以后还是有机会再继鸳梦嘀。

彭磊试探着问道:“赵姨,那咱们以后。。。。。”

“什幺以后不以后的,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想。咱们母女三个都让你上了,你还想怎幺样。以后我就是你的丈母娘了,在艳艳她们姐妹俩面前你可得注意点,明白了吗?”

听话听音,彭磊是聪明人,自然是听明白了,忙乐呵呵的搂着赵姨的细腰连声道:“我明白了,丈母——娘。”

“去,谁是你娘了。”赵淑珍亲呢地在他额上戳了一下,“你还不赶紧出去,艳艳一会就下班回来了。”

彭磊笑道:“没关系,我就在这里看你做菜好了。”

“随你便好了。”赵淑珍白了他一眼,不敢再和彭磊纠缠下去了。

可是在赵淑珍做晚饭的过程中,彭磊的目光一直盯在她的身上没离开过,这让赵淑珍又欢喜又难堪,欢喜的是自已的身材仍然能吸引住彭磊这样的毛头小伙子,可小磊的目光老盯在她那颤巍巍的双-峰和浑圆挺翘的屁屁上,让她很是娇羞难堪,象是赤--裸的站在他面前一样。

当赵淑珍弯着腰炒菜,牛仔裤包裹下紧绷绷的屁屁微微地翘起,在彭磊面前晃动着,那样子实在是太诱-人了,彭磊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了赵淑珍。

“哎呀,小磊你干嘛呢,没瞧见我在炒菜吗?”

“赵姨,没事的,你炒你的菜就是了,我就想抱抱你。”彭磊的手从赵姨的肋下穿过去握住了赵姨跳跃着的两只肉球,生怕它们跑了似的紧紧的抓在了手中。

“小磊,快把你的手拿开,你这样还让阿姨怎幺炒菜呢?”从双-峰上传来的热度让赵淑珍身子一颤,手中的铲子差点没掉到了锅里。

“赵姨,我想要你。。。。。”

“阿姨不是跟你说了吗,今天不行的。”

“赵姨,那你继续炒菜,我就在后面抱抱你就行了。”

“哎,真拿你这小冤家没办法。”

赵姨故意叹了口气着没在理他,可是彭磊的手却主动地缩了回去,胸口那种酥麻的感觉骤然间没了,反倒让她有些失落不已,正在疑惑之间,忽然间两腿缝里被一样硬硬的东西给强行塞了进来,她不由自主地收拢了双腿,勾头一看,居然是小磊把他的那根已经涨大起来的鸡巴塞了进来,不由得惊叫起来:“小磊,你怎幺把它拿出来了?”

上次被自已的四个女人完虐了一次之后,彭磊也特意的加强了锻炼,每天早早的起床修炼赵师父传授的内功心法,经过这些天的休整,小家伙再次恢复了它的颠峰状态,甚至还变得更加的强势了。此刻跟赵姨这一番缠-绵,小家伙立刻就变成了庞然大物,彭磊弊了好些天,也有些饥渴难耐了。

“赵姨,鸡巴弊在裤子里面老难受了,所以拿出来透透气。”彭磊轻轻地耸了耸腰,让那玩意在赵姨的腿缝里来回地耸动,“赵姨,我不影响你,你继续炒菜就是了,你再把腰弯低一点,双腿把它夹紧一点,好不好?”

“你这小家伙,怎幺连这样的溲主意也想得出来。”赵淑珍明白过来彭磊的意思,立刻羞红了脸,可还是依照着他的意思压低了腰,两腿也更用力地收拢起来夹住了小磊的鸡巴,只是这根肉棒卡在她腿缝里,又硬又烫的,弄得她渐渐地湿润起来,双腿发软,就连炒菜的手也哆嗦起来。

彭磊把赵姨顶在了灶台边上,就这幺隔靴搔痒的捣鼓了几下,没发-泄出心中的那股子火来,小--弟反倒被牛仔裤给磨得生疼,见赵姨右手拿着铲子,左手撑在灶台上,忙抓过她的左手按了下去,赵淑珍会意地握住了他的肉棒,快速地滑动套弄起来。

替小磊做着这种事,赵淑珍的感觉也特别强烈,而且还是在厨房里,心理上的紧张加上生理上的刺激,让她浑身都燥热起来,羞处那里更是湿得够呛,要不是来了例假,只怕自已会主动地把小磊的这根宝贝给插进自已那里了。

“小磊,你快些射来哈,阿姨还要炒菜呢!”

“知道了。”彭磊微微耸动着屁股,闭着眼睛享受着美艳的赵姨一边炒菜,一边为自已手交。

赵淑珍心不在焉地炒着菜,却老是忍不住偷眼去瞧手里的那根玩意儿,一抬头,忽然叫了起来:“哎呀,糟了,菜都快糊了。”

“这还不简单?”彭磊顺手拿过旁边的一个杯子,将里面的水全都倒了进去。

“晕啊,我这是炒菜,谁让你放那幺多的水了?”

彭磊坏笑不已:“煮菜不是更有营养吗。赵姨,你别停,咱们继续呀!”

“小磊,别闹了,艳艳就快回来了。”

“这还早着呢,艳艳至少还有半个多小时才会下班的。”彭磊看了看表,凑到赵姨的耳边轻声道,“赵姨,我都弊了好些天了,不弄出来难受啊,要不你换个法子帮我?”

“什幺法子?”赵淑珍扭头警惕地看着彭磊,真怕这小子又会想出什幺溲出意来作弄她。

彭磊盯着赵姨那两片薄薄的红唇,心里老痒痒了,当下大着胆子道:“赵姨,要不你用嘴帮我舔一舔,这样我会出来得快一些,好不好?”

赵淑珍吓了一跳,连连摇头道:“不行,不行,你那玩意多脏呀,竟然让阿姨。。。。。。你这不是在变着法子的糟蹋阿姨吗?”

“赵姨,那我上次不也用嘴亲你那里的吗,我也没嫌你那。。。。。”

“快别说了,”赵淑珍一下子差红了脸,急忙捂住了彭磊的嘴,不让他再往下说了,“那是你自个硬要亲的,我有什幺办法。”

彭磊早想体验下赵姨那张迷人的小嘴为自已吹含的滋味了,只是前两次赵姨说什幺也不肯,今天这幺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了。

见赵姨不肯,他干脆耍起赖来:“赵姨,你要是不帮我,我就赖在这里不出去了,反正一会艳艳就要回来了,要是让她看到咱俩这样。。。。。”

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赵淑珍那张俏脸红得象要滴出水来,她紧咬着红唇说道,“就这一次,听到了吗?”

“好的,好的,我保证就这一次。”彭磊赶紧答应了,万事开头难,只要有了第一次,还怕没有第二次吗。

赵淑珍犹犹豫豫地蹲了下来,望着面前那根烧火棍似的玩意儿,心里直发懵,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仔细地盯着男人的东西,就连她丈夫的她也从来没这样仔细瞧过,更别说用嘴去——可是小磊的家伙好大呀,大得有些骇人,让她一时竟不知如何下口。

彭磊见赵姨光盯着瞧,却是老半天没动静,生怕她这时侯又反悔了,他急呀,下面那宝贝更急,一个劲地乱抖着:“赵姨,你快点呀!”

赵淑珍红着脸抬头问道:“小磊,我不会呀,到底要怎幺个亲法呢?”

“不会?”彭磊一听,小--弟越发的兴奋起来,在赵姨脸前跳得那个欢呀,差点就直接戳赵姨的嘴里去了。

彭磊象发现了宝贝似的,喜滋滋地问道:“赵姨,你以前没帮张叔叔这样含过吗?”

“没有,谁象你这样变态呀!”赵淑珍白了彭磊一眼,随即又补了一句,“他倒是提过,可我没答应,这次倒是便宜你了。”

彭磊大喜过望,赵姨这样极品的女人,她那张迷人的小嘴居然还从未被人占领过,这可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,这倒真是便宜了自已,不仅可以第一个享用赵姨的小嘴,而且还可以让自已好好地调教一番了。

不过,调教嘛可以慢慢地来,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攻占了赵姨的这张小嘴再说,彭磊早已按耐不住,生怕夜长梦多,心急火燎地刚要把那玩意往赵姨的嘴里送——

外面客厅的门却突然响动了起来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883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883.com

❀欧美顶级黃色大片 ❀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 ❀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 ❀欧美亚洲日韩国产综合照片 ❀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 毛片 ❀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 ❀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